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张仁芝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洒脱真率 众美纷呈——《张仁芝书法作品集》赏读

2015-08-07 09:03:06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王世征
A-A+

  近日收到《张仁芝书法作品集》,披卷观赏,可谓佳作连篇,精彩纷呈。其中不拘一格的书风和独特的精神意蕴,既给人以丰富的美感享受,又给人以艺术创作上的启迪。

  众所周知,张仁芝先生是我国当代画坛成就斐然的山水名家。难得的是,他书画双修,在书法创作上亦有不俗的造诣,是当代擅长书法的画家中突出的一位。

  历来画家字大多重意趣,善造型,而疏于理法;或风格独特,个性强烈,又每溺于一偏。由于汉字符号的抽象性、字形的确定性以及书法审美承传的稳定性,书法对法度技巧较其他艺术有着更高的要求。宋人董逌就说过:“观前人于书自有得于天然者,下笔便见笔意。其功夫不至,虽不害为佳致,然不合于法者亦终不可语于书也。”(《广川书跋》)而张先生的书作,既有画家字的优长,又有纯书家扎实的功底。他通晓中国书画同一血脉、互通互融的道理,因而潜心翰墨,与画同进。作为山水名家,其深湛的笔墨与构型功夫自然大有助于其书艺;更兼他能以多年深谙的形式美规律观照各体笔法、字法、章法及墨法的研习,故其书作意法相成,从容中道,自属有养之品。

  正如有的评论家所说:“表现题材丰富多彩和表现手法的不断变化,是张仁芝山水画的显着特点。”(贾德江《张仁芝山水画述评》)与此相应,张先生书法艺术的一个突出的特色,即能够书写出多种风格意态,表现出各不相同的意境之美来。试看《书法集》中美的营造:

  古雅美:如《李叔同句》(P5)与《陋室铭》(P53)。两幅一为格言,一为美文,虽有楷行、静动之别,而皆隶意浓重,行间疏朗,致通篇古朴娴雅。

  清峻美:如《晋王羲之兰亭集序》(P36)与《宋米芾跋兰亭集序句》(P25)。两书点画清劲洗炼,下笔如刀;结体紧峭峻拔,又从容舒展;全篇爽朗俊逸,洋洋洒洒,极见书家功底。

  浑穆美:如《佛日凤凰联》(P24)。此为佛寺楹联,浑朴质实而不刻板,庄重老到亦复洒脱,两行长句肃穆协和,气韵一贯,至为难得。

  流动美:如《唐李白句·花间一壶酒》(P6)与《唐王维句·寒山转苍翠》(P31)。“流动”是司空图《二十四诗品》之终结。这两篇使转圆熟,结体洒落,气韵流转。其间轻重变换,错落参差,合于古代文人闲适的情趣,大致是作者最擅长的行草体式。

  疏野美:如《唐人句·林暗草惊风》(P65)。杨廷芝《诗品浅解》:“脱略谓之疏,真率谓之野。”此作草法野逸疏略,下笔斩决凌厉,不稍修饰,一挥而就,而绝有生气,似见将军风夜引弓一瞬。

  奇宕美:如《郑板桥句·爱看古树破苔痕》(P26)。全篇线条之曲直粗细,墨色之轻重枯润,结体之正欹开阖,行气之摆动衔接,皆极尽变化;又借虚实的对比及长画的逸出,形成鲜明的节律,致整幅书作奇变跌宕而协合完整,纷披错落而气脉贯通。此作形式感强烈,并有很高的技法含量。

  雄浑美:如《毛泽东词·十六字令·山》(P35)与《李大钊句·壮别天涯未许愁》(P78)。“雄浑”居“二十四品”之首。这两幅笔势雄强厚重,直呼直令;字迹奇崛豪荡,密不透风;全篇元气浑然,充塞满纸,有浓云郁起,雷霆俱发之势。

  旷达美:如《鹤寿》(P20)。《诗品浅解》:“旷,空也。达,通也。”指空明放达的风格。此幅为少字数,最宜意象构筑,为画家所长。用笔轻松洒脱,简约练达;意象高旷老健,大气雍容,直可当画作观。

  苍茫美:如《朱自清联》(P44)与《高山茂林联》(P42)。二作多用枯笔,书写如不经意,墨色苍润变幻,似穿越时空而有旷远无际的意蕴,切合“夕阳”、“茂林”之情调。

  朦胧美:如《唐李白句·云想衣裳花想容》(P55)与《唐李白句·一枝红艳露凝香》(P40)。“朦胧”是一种隐约虚飘的模糊之美。两幅皆以淡墨写草书,淡中又有深浅变化。特别之处是书毕即以清水浅墨甩上大小苔点,任少数线条自然渲染,以至水气氤氲,一片朦胧。这当是作者兴之所至的独特探索。书耶?画耶?抑或画家之独诣耶?唯意态妙曼,引人入其诗境。

  同一书家,甚至同一书体,却能展现诸多不同的意境之美,这是基于其所书的每篇诗文各有独特的思想情感、精神意蕴,书家深味其中,缘文生情,有动于心,而以相应的笔墨语言“一寓于书”,遂使笔调和谐于所书的特定内涵与意绪,即所谓“作一段书,必别立一种意态”。(明李日华《评书》赞王羲之语)这其实正是《书谱》所揭出的“情动形言”与所称颂的“情深调和”,自是书法创作的正途与最佳境界。

  中国书画的最高境界皆在意境的创造,只是绘画借具象自然的描绘抒发胸中块垒,书法凭抽象符号的书写表情达性,二者一理相通。我想,凡熟悉张先生画艺者,观其所书《十六字令·山》的雄浑,就会联想其所画的《屹立千秋》;观其所书《佛日皇凤联》的肃穆,就会联想其所画的《岳麓山爱晚亭》;观其所书《郑板桥句》的奇宕,就会联想起其所画的《重林飞瀑》;观其所书《李白诗句》的朦胧,就会联想其所画的《梦回荷乡》……如此说来,这些书作与那些画作一样,都是作者特定情感体验与抒发的物化形态。

  大凡优秀的艺术家,其艺术风格每每是既多样又统一的。其多样,当是外在表现的丰富性;其统一,则是内在精神的一致性。张先生的书法创作一以贯之的个性精神,就在于其洒脱的风致和真率的意度。

  真率和洒脱都是自然美的最高表现。真率是率性本色的至性真情,陶渊明“我醉欲眠卿可去”是也;洒脱乃潇散脱略、不受拘束的风度,是真率的外在体现,王羲之“东床袒腹”是也。书法是表达性情的艺术,所以“真率二字,最为难得。”(刘熙载语)。在书法创作上要做到真率、洒脱,一在艺术追求,二在创作心态。

  书法一道,贵在天性的自然展现,最忌人为造作,一事安排筹措便了无生气。因而在“意”与“法”的关系上,要以抒发“真性情”为本,守法而不泥,一任情感心绪的宣泄。清人刘熙载提出:“始由不工求工,继由工求不工。不工者,工之极也。”(《书概》)句中最后阶段的“不工”,即是摒除了人工雕饰的痕迹,升华到貌似不合理法--即“不工”的浑然天成境界,而这正是“工”的极致。总览张先生众多书作--特别是行草书,多为即兴之作,下笔信手,有法而不为法缚,不予作设计,不顾及细谨,有心遣兴,无意求工,而质朴亲和之气与勃勃生机一一流溢纸上。

  道家主张,“无为而无不为”。这一观念引发到艺术上,便道出了一切高层次艺术创作所共有的特征:艺术家创作时,需保持一种超功利的心态,才能不期然而然创作出同于自然的美好作品来。看张先生的夫子自道:“创作中这种完全放松,没有压力,只有表现欲望的状态,才是艺术创作的最佳状态,那是我喜欢的抒情遣兴的状态。”(《张仁芝画荷·后记》)总之,画也好,书也好,与其说在“创作”,不如说在“抒怀遣兴”,这正是张先生所以成功的一大门道。

2012.5.16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张仁芝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